时间到!过敏季来了,怎么破

春天来了,又到了过敏的季节。花粉在风中旋转跳跃,过敏人群心惊胆战,只能在心里默念——惹不起,惹不起。

知乎携手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专业科普 助力健康生活

A:我被诊断为过敏性哮喘,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接触过敏原,哮喘发作是不定时,不定点,没有任何征兆。简直就是三天一小喘,五天一大喘。我听说过“脱敏治疗”,但是好像很贵,我很纠结要不要去选择这种治疗方法……

其实,不只是花粉,这世上过敏原千千万。一旦你的免疫系统对某种物质过于敏感,你就不幸中招,出现各类临床表现。

图片 1

B:早上一醒来就老是打喷嚏,天天鼻涕流个不停。天气变化和有粉尘或者空调冷空气刺激,鼻子里就像有无数小虫在蜇刺,痒得非常难受,用了一些喷剂都没用。听说“脱敏治疗”可以根治过敏性鼻炎,但是要长达好几年……

4月15日,知乎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健康中国”联合举办了过敏主题线下分享活动。为了听医生一席话,有过敏知友出门前喷了鼻剂才支撑到现场,他询问专家:“我搬到南方去会不会好一点?”“绕道走”还是“正面刚”,怎么应对“过敏”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春季是过敏疾病的高发期,皮肤红肿、喷嚏不断、眼睛发痒、咳喘连连都成为让人们苦恼的常见症状。
4月15日,知乎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健康中国”联合举办了过敏主题线下分享活动——知乎盐沙龙“春来病起,医生助你”。

“脱敏治疗”不小心闯入我的世界,我总是对它寄予很大的期望,它真的能治好我的过敏性疾病吗?

花粉过敏: “惹不起,躲得起”

该活动邀请到北京儿童医院过敏反应科主任向莉、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医师孙劲旅、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关凯、北京大学民航临床医学院皮肤科徐宏俊四位过敏专家,为现场观众进行了关于“过敏”通俗易懂的知识科普,包含基础医学原理、临床诊断、日常防护建议多个方面。此外,知乎也通过知乎Live对沙龙进行免费的线上直播,吸引了超过20000名网友报名在线观看。

脱敏治疗是什么?

对花粉过敏患者来说,春天是他们的苦日子。

盐沙龙伊始,来自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的主任医师孙劲旅为大家介绍了花粉过敏的认知与防护、治疗等方面知识。据孙劲旅介绍:目前全世界花粉过敏总人数已超5000万。以北京地区为例,呼吸道过敏患者常年占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门诊总患者的10%以上。而花粉症的治疗,首先可以通过病因治疗来进行,病因治疗包括回避过敏花粉和脱敏治疗。避免过敏花粉治疗,最好的办法是异地居住,避免接触过敏的花粉。没有避免过敏花粉条件的患者,可以选择有新风功能的空气过滤机或花粉口罩。症状明显,病程一年以上的患者,可以考虑脱敏治疗。如果症状比较厉害,没有回避过敏原的条件,则需要采取对症治疗,比如口服抗过敏药,或用局部用药,比如喷鼻剂,用滴眼液等。

脱敏治疗也叫减免治疗,是特异性免疫治疗的通俗叫法。这是针对过敏患者的一种治疗方法。针对过敏性患者引起过敏的物质,采用由这种物质提炼出来的东西,剂量由小到大,通过注射或者其他给药方式与过敏患者进行反复接触,提高患者对这类过敏性物质的耐受性(即对过敏性物质的敏感程度),从而控制或者减轻过敏症状。

植物要繁殖,人类要过敏,真是亘古难题。

儿童过敏一直是众多家长所头疼的问题,北京儿童医院过敏反应科主任向莉就为大家介绍了婴幼儿过敏的常见表现和防治注意事项。向莉提到:常见的儿童过敏性疾病有支气管哮喘、过敏性鼻炎、食物过敏等。这些疾病,都需要需要家长们多多注意,从而通过早期识别、正确认识、规范治疗和积极管控四重手段来为宝宝的健康护航。

脱敏治疗,说得通俗点,就是(通过口服或注射)把过敏原一点一点引入过敏者体内,让过敏患者的身体能够逐渐适应这个过敏原。

花粉过敏又叫花粉症,是指具有特异性遗传素质的患者吸入致敏花粉后,由特异性slgE抗体介导的非特异性炎症反应。其临床表现种类繁多:你可能感觉皮肤瘙痒;可能流鼻涕打喷嚏,鼻子堵甚至呼吸困难;你可能眼睛红、眼睛痒,动不动眼泪汪汪,还有可能胸闷、憋气出现哮喘症状……

而后,同样来自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的医师关凯则与大家分享了过敏原是否可以“慢慢耐受”的疑问。关凯在分享中表示:脱敏治疗可以通过过敏原回避、药物治疗、变应原免疫治疗这三个手段进行,但他们的管理策略在风险、收益和成本上各有千秋,必须对每位患者个性化制定。治疗开始前,患者应充分了解免疫治疗的风险、收益和成本。另外,还应与患者充分沟通:预期起效时间、治疗周期、发生严重过敏反应的风险、坚持治疗计划的重要性。

所有的过敏患者都可以使用脱敏治疗吗?

但过敏的你有很多病友。

在沙龙末尾,来自北京大学民航临床医学院皮肤科的徐宏俊老师为大家详细讲述了“过敏性皮炎”的秘密和预防诀窍。徐宏俊表示:“过敏性皮肤病”是过敏原通过变态反应机制引起的皮肤疾病统称。常见过敏原分为吸入性、食入性、注射入人体、接触性等类别。通常情况下,需要单独诊断,及时治疗。

不是所有的过敏都可以使用过敏治疗。这除了跟过敏反应的类型有关以外,还跟过敏原的制剂有关。目前为止,脱敏治疗主要用于由吸入性过敏原(尘螨、花粉)引起的呼吸道过敏性疾病,如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哮喘等,也可用于昆虫(如蜜蜂、蚂蚁等)、毒液引起的过敏反应。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医师孙劲旅介绍,从全世界范围来看,花粉症患病总人数已大于5000万。在美国的患病率是10%,在欧洲是0.7%—3%。在日本,三分之一人口对柳杉花粉过敏。在北京地区,呼吸道过敏的患者里有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为花粉过敏。

据了解,同期知乎还上线了名为“都是过敏惹的祸”的线上圆桌,汇聚站内“过敏”话题的优质讨论和高质量回答。截至目前,这一线上圆桌获得了超1200万次的网友浏览。通过线上线下的联动,公众们所关心的“过敏”问题集中获得了专业、可靠的解答。

以下是适合进行脱敏治疗的情况:

花粉过敏的一大特点,是有明显的时间性和地域性。对春季花粉过敏,症状出现在三到五月,对秋季花粉过敏,症状出现在八九月。如果对北方的蒿花粉过敏,那到了南方症状就能很快解除。

作为中文互联网最大的知识分享平台,知乎截止2018年3月已拥有25万话题,近亿回答,每天有超过3400万活跃网友在知乎浏览、获取知识。而医学健康领域话题在知乎也颇受欢迎,目前站内有1600万人次关注相关话题,超过200家健康类机构号在知乎分享知识,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健康中国”就是其中之一。作为首个在知乎开通帐号的部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健康中国”与知乎通过持续深入的科普合作,全面提升亿万网友的健康认知,帮助网友实现有品质的健康生活。

(1)
过敏性鼻炎和支气管哮喘患者:接触过敏原以后容易发病,又无法避免再次接触过敏原,且引起发病的过敏原比较单一或者很少。

如果某种植物在某个地区种植量增多,对其过敏的人群也会增加。孙劲旅说,和上世纪80年代相比,北京地区柏树花粉已增长了多倍,因此,对柏树花粉过敏的人群也显著增多。

一方面,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健康中国”通过知乎机构号在知乎定期分享不同维度的医疗健康知识,如“乙肝抗体可以维持多久?”等,另一方面,与知乎持续举办线上线下联动的活动,如线上健康主题圆桌、线下盐沙龙等,针对性解决时下热点健康问题。“免疫接种”主题圆桌就将接档本次沙龙,于本月底为网友献上一场生动的接种相关知识盛宴。

(2)
其他治疗效果不好的患者:使用抗过敏药物,或者使用较高剂量的吸入性糖皮质激素后,过敏情况控制不好的。

花粉过敏该怎么办?孙劲旅给出的首个建议是异地治疗。“惹不起,躲得起”,避开过敏原。如果没法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逃离”,在家可以安装新风系统,在外则要戴上花粉口罩。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正在联动权威的医学专家和优质的医疗资源,推进中国健康科普工作。对此,知乎方面表示,知乎平台上活跃着中文互联网上大量优秀的科普工作者。双方的深度合作,无疑将有助于科普工作者们更好进行科普工作,使中国的全民医学健康认知得到更大的提升。

(3)
无法坚持药物预防的患者:不愿意长期使用预防治疗药物,或者使用预防治疗药物有不良反应的患者,如使用鼻用激素有不适感觉或出鼻血导致无法长期使用该药物。

若采取这些方法后症状仍得不到缓解,就需要进行对症治疗,比如口服药;也可采取局部用药,如喷鼻剂,滴眼液。“另外还有研究表明,在花粉季节前的一到两周预防性用药,能使整个季节的症状有明显减轻。”孙劲旅说。

脱敏治疗有副作用吗?

脱敏治疗: 考虑值不值,适不适合

脱敏治疗的主要副作用是过敏反应。包括注射部位局部的过敏反应和全身的过敏反应。局部的过敏反应主要指打针部位出现的肿胀、包块。局部过敏反应一般不需要特别治疗。全身的过敏反应包括打针以后出现身体其他部位的皮疹、瘙痒,鼻炎或者哮喘发作,发热等,需根据严重程度和症状进展的快慢配以相应的治疗。

回避过敏原的方法,是“认怂”。还有一种方法,是“正面刚”——进行脱敏治疗。

脱敏治疗有什么“忧患”?

脱敏治疗,是一种“主动免疫”。你对花粉过敏,那就给你注射花粉提取液,剂量由小到大,浓度由低到高,以提高你对花粉的耐受性。

研究证明,脱敏治疗可以治愈哮喘和鼻炎,或者显著缓解鼻炎和哮喘症状,临床有效率达到70%
左右。脱敏治疗一般来说需要3-5年。脱敏治疗起效较慢,一般要在第一阶段(初始阶段)结束以后出现,即大约4个月以后出现,花费的时间也比较久。一个疗程总费用大概2-3万,但不同制剂、不同医院的收费情况也有所差别。

也有患者这么想——那我自己主动多接触过敏原,行不行?答案是——真的不行。

很多家长由于害怕使用鼻喷激素,而对“脱敏”治疗抱有很大的希望。其实脱敏治疗只是在正规治疗前提下的一种辅助治疗的方法。在“脱敏”疗程(3年)结束后,在有疗效的情况下,对于疾病的治疗还得进行。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副主任医师关凯举了个多年前的例子。一个病人每年到春天就因过敏而打喷嚏、流鼻涕,他本着增强体质的想法,每到春天就拼命锻炼,到公园跑步。结果,越跑症状越严重,直到后来发生气胸,被送到急诊。“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脱敏治疗不是直接接触过敏原。脱敏治疗的剂量远远高于正常剂量,这时你体内的免疫系统才会发生改变。”

在临床上,“脱敏”的方法控制或“治愈”了很多病人。但同时,我们也发现,所谓的“脱敏”治疗还远远没有达到医生理想中的要求,这是不可回避的问题。“根治”的说法给患者带来高期望值,而结果的不理想带来的却是对疾病治疗的绝望和沉重的经济负担。

脱敏治疗有好处。它有长期疗效,可以防止新的过敏原出现。而且,经过脱敏治疗的父母,其子代出现过敏的几率比没有经过脱敏治疗的要低。

但是,关凯提醒,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进行脱敏治疗。

“过敏原回避、药物治疗、变应原免疫治疗这三个管理策略在风险、收益和成本上各有千秋,要对每位患者进行个性化制定。”如果前两种方法收效甚微,或患者需要高剂量药物才能控制过敏症状,或患者接受药物治疗时出现不良反应,则可以考虑采用脱敏治疗。

脱敏治疗需要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脱敏治疗一般要三年,每周都得打针。“过敏种类的多少决定了你的费用。如果只有一种过敏原,使用国产制剂,一年花费两三千;但如果过敏原多,费用就上去了。”而且,有些患者在接受脱敏治疗后并不会出现明显好转。“所以,治疗后半年到一年内,我们要评估治疗效果。如果患者改善情况不好,又找不到可能的原因,就应考虑停止脱敏治疗。”关凯说。

如果进行脱敏治疗,却在注射后出现过敏反应怎么办?关凯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若只是出现轻微过敏反应,则没有大碍;但若出现严重的多系统累积性过敏反应,就要分析究竟是何原因导致。如果不明原因,病人连续两次发生严重过敏反应,也要考虑停止脱敏治疗。

儿童过敏: 孩子说不清,家长多留心

成年人过敏,还能明确地向医生进行表达。对孩童甚至是婴幼儿过敏来说,问题就更加棘手。

基本上,它得靠家长去“猜”。但孩子的过敏症状,经常会和其他病症混淆。比如,鼻子的症状通常被误认为感冒;呼吸道的症状被认为是支气管炎;出现腹痛、便秘就用抗生素治疗,结果过敏症状得不到控制,也延误了病情。

北京儿童医院过敏反应科主任向莉表示,除了花粉,室内、室外的过敏原还有尘螨、蟑螂、霉菌、宠物等等。她也特别强调,如果儿童处在污染环境中,会加重过敏反应。比如,女性在孕期主动或被动吸烟,会对孩子的肺功能产生损伤。

“很多家长关心,过敏能不能‘去根’。我们只能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在规范治疗的基础上,让孩子减少症状,让他不发作或减轻发作的严重程度。”向莉说,现在做得更多的,是“控制”过敏。

如今,至少20%的孩子有过敏性鼻炎的困扰,三五岁以下的孩子,也是发病高峰人群。过敏性鼻炎可能导致学习障碍,社交心理障碍,影响儿童牙齿排列和面部骨骼生长,也会让婴幼儿出现睡眠障碍——孩子无法入睡,可能是鼻堵所致。

儿童过敏性鼻炎和哮喘也密切相关。30%—70%的哮喘患儿合并过敏性鼻炎,30%左右的过敏性鼻炎患儿合并哮喘,共患率还有上升趋势。而且,中国儿童哮喘患者中,还约有20%的未控制哮喘。

“孩子得了过敏性鼻炎,应该在早期给予管理和干预,减少哮喘发生。”向莉表示,如果真正发展成了哮喘,家长也要注意,不能“有症状就治疗,没症状就不管”。哮喘是一种慢性炎症,就算症状缓解,思想也不能放松。

还有一种过敏,可能更加“隐形”,那就是食物过敏。婴幼儿没法表达“腹痛”,他/她只能不断哭闹。向莉提醒,婴幼儿最常见的过敏食物就是牛奶,这种过敏大多出现在混合喂养或者配方奶粉喂养的情况下,家长可以给这种孩子低敏配方的奶粉。“大部分儿童过敏,后期能发展成耐受,即前期不能吃的东西,后期可以吃了,但前提是需要进行早期识别和早期干预。”向莉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