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宇航员乐享太空烹饪

失重状态下如何做饭?驻国际空间站的美国女宇航员桑德拉·马格努斯以切身体验,通过互联网与人分享太空烹饪的挑战与乐趣。
太空大厨
现年44岁的马格努斯去年进入国际空间站,预定28日随美国“发现”号航天飞机返回地面。
在4个多月的驻站工作期间,作为空间站内唯一一名女性,她除了完成本职任务——维持空间站的正常运转,还利用工作间隙大胆尝试在太空中烹饪,丰富宇航员们的饮食。
“这是我在地面时就喜欢做的事情,”马格努斯接受美国space.com网站采访时说,“因此我提前准备,补给了一些原材料。”
去年圣诞节期间,她和空间站的同事们尝试制作“假日套餐”;在美国最重要赛事“超级碗”橄榄球决赛期间,她用晒干的番茄配制出“太空调味汁”,用烘豆、香肠和洋葱做成“秘制”烧烤,再配上奶油蘑菇汤……
“太空烹饪充满乐趣,”马格努斯说。 挑战美食
不过,在零重力环境下做饭并非易事。马格努斯在自己的航天日记中详细纪录了太空烹饪如何耗时费力。
她说,用空间站的简单厨具煮洋葱要4个小时才能熟;在失重状态下切洋葱并及时抓住四散飞走的洋葱片更是一大挑战。
为了对付这些会随时飘走的食物,马格努斯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诀窍就是管道和带拉锁的塑料袋,”她说,“有了它们,你能做出一切美食。”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负责宇航员食物的负责人米歇尔·佩琼诺克说,宇航员通常食用现成的太空食品,一般不动手做饭,因为在太空做饭不仅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还可能把空间站内搞得一团糟。但马格努斯提前计划、精心准备,确保一切正常。
“她在这方面极富创造力,”佩琼诺克称赞道。 习以为常
马格努斯将太空烹饪经历制作成幻灯演示并上传至互联网,向人们展示详细的烹饪步骤。
“发现”号25日脱离空间站启程返航前,她将厨具交给了接替她的日本宇航员若田光一。
她说,自己在返回地面后做的第一顿饭可能包括寿司、巧克力奶昔和比萨。但她担心,自己在失重环境下生活了130多天,可能反倒会对重力状态下的烹饪觉得不适应。
“我很想知道我回到重力状态后会发生什么,”她说。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脂肪不是问题,吃不够才是问题

那么,比如说,当大量地球人因脂肪而发愁的时候,太空环境对宇航员身体里的脂肪有什么影响?

图片 4

国际空间站中的宇航员与橙子、柠檬和葡萄柚。图片来源:NASA

如果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那肯定是NASA营养生物化学实验室负责人司考特·史密斯(Scott
Smith)博士了。他向我们讲述了目前研究的发现,人体如何在太空中代谢脂肪。

“简单来说,我们对此所知甚少。”史密斯说。他解释道,NASA对研究课题的时间和研究对象有所限制,所以营养学家往往着重研究营养的高危方面。

而脂肪问题还算不上是高危问题。史密斯说:“我们没有观察到脂类代谢在飞行中出现令人担心的变化。”换言之,他们没有看到任何表明人类在太空中会更快(或更慢)地代谢脂肪的迹象。他们会继续将这个问题暂且搁置一旁,处理其他更紧急的问题。

比如说,为什么宇航员摄入的食物不够?

可能听上去非常奇怪,让宇航员摄入足够的热量来保持体重是我们面临的一项挑战。”史密斯说。几十年来,让宇航员在太空中保持体重一直是一大挑战,人们过去甚至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副作用。

“五年前,大多数人都会说‘每个人上太空都会减重,习惯就好了’。但是我一直拒绝接受,而如今,已经有好几位宇航员(在太空中)保持了体重。他们吃得很健康,而且正因如此,他们返回地面时身形更好了。”

要想在国际空间站里保持体重,宇航员们得坚持每周六天的高强度锻炼,否则低重力环境会让肌肉萎缩,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得吃下更多食物。

在过去,宇航员们每周填写一份问卷记录他们的饮食。而现在,有了iPad
app,他们可以随时记录吃下的每一小块食物,史密斯也可以随时查看他们的饮食。他知道他们摄入的总热量,也知道他们摄入了多少蛋白质、钾、钠、钙、碳水化合物、脂肪与水分。

“她在这方面极富创造力,”佩琼诺克称赞道。

这两只蜘蛛被绑在“奋进”号航天飞机的一个特制隔间里,随7名机组人员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太空中心一起发射升空。它们将在那里呆3个月,以每小时28200公里的速度绕地球1300多圈。成千上万的孩子们将在线观看蜘蛛在太空中的生活,学习什么是微重力效应,激发他们对科学、太空和科技的兴趣。想到与两只蜘蛛在轨道上共度3个月的时光,一些患蜘蛛恐惧症的人可能会颤抖不已,但宇航员们会发现,在太空与8条腿的蜘蛛为伴,起码是个安慰。

食物,是一种对策

“吃下更多鱼的宇航员的骨骼损失量更小,”史密斯说,“我们认为omega-3脂肪酸对宇航员的骨骼健康有保护作用,而且说实话,它对一般人都有益处。”

不过,这并不是说你在吃芝士汉堡时再加一颗鱼油保健品就可以有更健康的骨骼了。史密斯发现,采取鱼素饮食方式(即只吃蛋、奶、鱼、素食)的宇航员的骨骼最为健康,其他肉类可能反而会损害骨骼,因此在太空里把鱼作为唯一的肉类最为理想。史密斯希望NASA以后能在宇航员的饮食中增加鱼、水果和蔬菜的分量。他还指出,在我们离开地球轨道,踏上更远的征途时,营养支持将会变得更为重要。

“回顾人类在地球的探索历史,你会发现,我们在营养方面受到了颇为惨痛的教训,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得了坏血病的水手。”史密斯说道。我们尚不清楚长期的太空飞行对宇航员身体的影响,但是我们已经知道新鲜蔬菜(与健康的脂肪)对他们的健康至关重要。“在登月或登陆火星时,我们知道我们会提供食物,”他说,“食物就是一种我们已知的可行对策。”(编辑:vicko238)

题图来源:NASA

失重状态下如何做饭?驻国际空间站的美国女宇航员桑德拉·马格努斯以切身体验,通过互联网与人分享太空烹饪的挑战与乐趣。
太空大厨
现年44岁的马格努斯去年进入国际空间站,预定28日随美国“发现”号航天飞机返回地面。
在4个多月的驻站工作期间,作为空间站内唯一一名女性,她除了完成本职任务——维持空间站的正常运转,还利用工作间隙大胆尝试在太空中烹饪,丰富宇航员们的饮食。
“这是我在地面时就喜欢做的事情,”马格努斯接受美国space.com网站采访时说,“因此我提前准备,补给了一些原材料。”
去年圣诞节期间,她和空间站的同事们尝试制作“假日套餐”;在美国最重要赛事“超级碗”橄榄球决赛期间,她用晒干的番茄配制出“太空调味汁”,用烘豆、香肠和洋葱做成“秘制”烧烤,再配上奶油蘑菇汤……
“太空烹饪充满乐趣,”马格努斯说。 挑战美食
不过,在零重力环境下做饭并非易事。马格努斯在自己的航天日记中详细纪录了太空烹饪如何耗时费力。
她说,用空间站的简单厨具煮洋葱要4个小时才能熟;在失重状态下切洋葱并及时抓住四散飞走的洋葱片更是一大挑战。
为了对付这些会随时飘走的食物,马格努斯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诀窍就是管道和带拉锁的塑料袋,”她说,“有了它们,你能做出一切美食。”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负责宇航员食物的负责人米歇尔·佩琼诺克说,宇航员通常食用现成的太空食品,一般不动手做饭,因为在太空做饭不仅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还可能把空间站内搞得一团糟。但马格努斯提前计划、精心准备,确保一切正常。
“她在这方面极富创造力,”佩琼诺克称赞道。 习以为常
马格努斯将太空烹饪经历制作成幻灯演示并上传至互联网,向人们展示详细的烹饪步骤。
“发现”号25日脱离空间站启程返航前,她将厨具交给了接替她的日本宇航员若田光一。
她说,自己在返回地面后做的第一顿饭可能包括寿司、巧克力奶昔和比萨。但她担心,自己在失重环境下生活了130多天,可能反倒会对重力状态下的烹饪觉得不适应。
“我很想知道我回到重力状态后会发生什么,”她说

图片 5

通过这项实验,学生们可以了解无重力状态下蝴蝶的生活周期以及蜘蛛如何结网和进食,并与地球上类似的蝴蝶和蜘蛛进行比较。18日,“奋进”号宇航员开始在空间站外进行第一次太空行走,维修这个轨道实验室受损太阳能电池翼的旋转接头。“奋进”号将马格努斯送入空间站是一项为期15天的任务组成部分,这项任务旨在向空间站运送1个新浴室、1个厨房、1个健身馆、2个额外浴室以及1个再循环利用系统——将尿液转换成饮用水。在这些设备帮助下,空间站的宇航员“接待”能力可提高一倍。

你在空间站里飘,食物在你胃里飘

这让史密斯在体重减轻的宇航员身上发现了一个规律:他们不相信他们有问题。“他们说:‘我感觉不错,我已经吃够了’。”史密斯回忆道。然而与此同时,他们的体重却减轻了。

具体原因还要留给以后的研究去发掘,但是史密斯有一些猜想。

“我认为,食物在失重环境下不会像在地球上一样老实待在胃里,它们在胃里漂动,撑开胃部,会更快地给大脑送去‘你已经吃饱了,别再吃了’的信号。”

“我们总是对宇航员们说,你们要吃够。如果你觉得你吃够了,但是我们说你没吃够,或者你的app显示你摄入的热量不够,你就应该再多吃一点,”史密斯说,“就算你的大脑告诉你,你已经吃饱了,你还是得接着吃。”

史密斯与他的同事让宇航员保持体重的原因有很多。“我们知道,你在太空中减重了的话,你损失了不应损失的骨骼与肌肉。你的心血管系统运作不好,氧化性损伤加重,”史密斯说。这种情况很不好。史密斯与他的团队曾见过有的宇航员返回地面后损失了10%的体重,他们希望这种情况不要再发生了。

除了坚持锻炼和在感到饱时在多吃一点以外,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帮助宇航员保持体重——和我们之前提到的脂肪有关。

马格努斯在失重状态下展示厨艺。

在4个多月的驻站工作期间,作为空间站内唯一一名女性,她除了完成本职任务——维持空间站的正常运转,还利用工作间隙大胆尝试在太空中烹饪,丰富宇航员们的饮食。

位于科罗拉多大学的由美国宇航局提供研究资金的太空生物服务技术中心为这两只雌蜘蛛创造了一个特殊的生活环境。送蜘蛛上太空的主要目的是研究在它们太空微重力环境下如何结网、如何捕食。在地球上,蜘蛛通常利用自己的摇摆和下落能力进行结网,但太空中,蜘蛛要做到这一点,可能要动些脑筋。另外,科学家将检测蜘蛛在轨道中吐出的蛛丝强度是否与地球上不同。

(Amaranth/译,vicko238、Ent/校)国际空间站是一个大规模的轨道科学项目,科学家们在微重力环境中测试各种技术与想法。在围绕着地球自由落体的空间站里,宇航员们种植生菜,测试3D打印机,探索AR(和做其他娱乐我们的活动)。不过,宇航员们可不仅仅是科学家或工程师,他们自己也成了研究对象。地面研究人员在他们身上研究太空环境对身体的影响。

图片 6
马格努斯在失重状态下努力抓住一个苹果。

“这是我在地面时就喜欢做的事情,”马格努斯接受美国space.com网站采访时说,“因此我提前准备,补给了一些原材料。”

美国宇航局STS—126任务主页

图片 7
在空间站里,桑德拉·马格努斯头发倒竖,颇有“大厨”风范。图片 8
桑德拉·马格努斯是空间站里唯一的女性。图片 9
密封的太空食品

失重状态下如何做饭?驻国际空间站的美国女宇航员桑德拉:马格努斯以切身体验,通过互联网与人分享太空烹饪的挑战与乐趣。

北京时间11月19日消息,据美国太空网报道,14日,两只圆蛛搭乘美国宇航局的“奋进”号航天飞机进入国际空间站,亲自感受无重力状态并用结网的方式向其发出挑战。17日,宇航员发现了两只圆蛛编织的混乱不堪的蜘蛛网,与它们的八脚同胞在地球上编织的拥有完美对称结构的网可谓有天壤之别。

马格努斯在失重状态下努力抓住一个苹果。

空间站科学官、美国宇航局宇航员桑德拉:马格努斯(Sandra
Magnus)表示:“这张蜘蛛网或多或少地呈三维结构,给人的感觉是,好像走进了蜘蛛巢穴内部。”

图片 10

1970年,美国发射了携带两只牛蛙的卫星。两只牛蛙被放在装满水的离心分离机中,以测试引力场在耳石中的影响,但两只牛蛙再也没回来。

女宇航员乐享太空烹饪 洋葱4个小时才熟

我国首次进行观赏鱼太空育苗试验取得成功

“我很想知道我回到重力状态后会发生什么,”她说。

和所有宇航员一样,当地时间14日晚,美国“奋进”号航天飞机发射升空。在这架飞机上有两名特殊乘客,也都经过了严格筛选,健康测试和数小时的训练。这两位勇敢的太空探险者是蜘蛛。

她说,自己在返回地面后做的第一顿饭可能包括寿司、巧克力奶昔和比萨。但她担心,自己在失重环境下生活了130多天,可能反倒会对重力状态下的烹饪觉得不适应。

美航天飞机送蜘蛛上太空 全程网上直播

去年圣诞节期间,她和空间站的同事们尝试制作“假日套餐”;在美国最重要赛事“超级碗”橄榄球决赛期间,她用晒干的番茄配制出“太空调味汁”,用烘豆、香肠和洋葱做成“秘制”烧烤,再配上奶油蘑菇汤……

图片 11

不过,在零重力环境下做饭并非易事。马格努斯在自己的航天日记中详细纪录了太空烹饪如何耗时费力。

这两只蜘蛛的境况应该将比1973年
“太空实验室”空间站上的两只蜘蛛阿尼塔和阿拉贝拉要好,阿尼塔和阿拉贝拉的食物质量太差,最后死于脱水。这一次,两只蜘蛛都有自己的食品储备,如狗食喂养的活果蝇。此前约有30只蜘蛛参与此次竞争,经过包括模拟发射在内的测试,以评估“最佳人选”。最后这两只蜘蛛凭借高超的结网技术和“青春活力”脱颖而出。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负责宇航员食物的负责人米歇尔:佩琼诺克说,宇航员通常食用现成的太空食品,一般不动手做饭,因为在太空做饭不仅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还可能把空间站内搞得一团糟。但马格努斯提前计划、精心准备,确保一切正常。

参与这项研究计划的美国太空生物服务技术中心工程师卡拉:古拉特说,“即使再短的太空飞行,在那种恶劣的太空环境中,宇航员只要看到身边有其他生命存在,就会感觉很舒服。也许有些人会不认同这种说法,但对于宇航员们来说,他们不会怕蜘蛛,甚至把它们当作朋友看待。”

图片 12

尽管编织了一张杂乱无章的网,但两只圆蛛的表现还是相当不错的。14日,它们搭乘宇航局的“奋进”号航天飞机进入空间站,宇航局为它们准备的食物是美味的果蝇。将圆蛛送入空间站是一项科学实验的组成部分。这项实验旨在提高地球上从幼稚园到12年级的学生对科学和技术的兴趣,除了圆蛛外,苎胥幼虫也同样是实验的一个单独部分。

现年44岁的马格努斯去年进入国际空间站,预定3月26日随美国“发现”号航天飞机返回地面。

两只蜘蛛挑战失重 太空结混乱蛛网

马格努斯在失重状态下展示厨艺。

迄今为止,宇航员遇到的唯一问题是,只在它们的栖息地发现一只圆蛛。空间站飞行负责人霍莉:莱丁斯(Holly
Ridings)17日表示:“我们并没有弄丢一只蜘蛛。”她指出,失踪的是一只备用蜘蛛,可能在其自己制定的区域活动。“我可以这样来解释,这只蜘蛛在走出卧室后,可能去了客厅。”宇航局表示,这只任性的蜘蛛绝不会在空间站内四处乱窜。宇航局空间站项目副负责人科克:舍尔曼(Kirk
Shireman)说:“我们不相信它已经逃走了。我确信它一定会在几天后的某个时候在这里结网。”

马格努斯将太空烹饪经历制作成幻灯演示并上传至互联网,向人们展示详细的烹饪步骤。

在此之前,动物们已经多次进入太空。1947年,几只果蝇通过美国发射的V2火箭第一次被送入太空,探索太空中辐射暴露的影响。1948年,猕猴“艾伯特一世”成为进入太空的第一只灵长类动物,但因窒息死亡。“艾伯特二世”次年发射升空,不料在返回地球的过程中不幸死亡。

在空间站里,桑德拉:马格努斯头发倒竖,颇有“大厨”风范。

任务控制人员问道:“与标准的蜘蛛网——例如“夏洛特的网”相比,这张蜘蛛网是不是显得非常杂乱无章?”夏洛特是埃尔文:布鲁克斯:怀特(E.B.
White)撰写的儿童著作《夏洛特的网》中的一只虚构的蜘蛛,也是一只圆蛛。马格努斯回答说:“这张蜘蛛网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对称性。”

桑德拉:马格努斯是空间站里唯一的女性。

1957年,苏联一只名叫“莱伊卡”的狗成为进入地球轨道的第一狗,但是,仅在太空生活几天便死去。1963年法国将一只黑白相间的雄猫送入太空,这只叫做菲利克斯的猫是进入太空的第一猫,科学家们在它的头上装有电极来测量神经脉冲。后来,这只雄猫安全返回地球。

她说,用空间站的简单厨具煮洋葱要4个小时才能熟;在失重状态下切洋葱并及时抓住四散飞走的洋葱片更是一大挑战。

“太空烹饪充满乐趣,”马格努斯说。

图片 13

更多阅读美国天空网报道原文

“发现”号25日脱离空间站启程返航前,她将厨具交给了接替她的日本宇航员若田光一。

为了对付这些会随时飘走的食物,马格努斯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诀窍就是管道和带拉锁的塑料袋,”她说,“有了它们,你能做出一切美食。”

相关文章